工作生活平衡網

偷拍、眼神篇

  • 發佈日期:2015-07-21
  職場性騷擾案件不僅造成受害勞工的心理上困擾,工作權益甚至也會受到影響。「性別工作平等法」施行後,職場性騷擾防治工作就是雇主的法定責任。本系列報導將藉由案例,讓大家了解職場上可能遭遇性騷擾的態樣及法律責任,並提供因應解決之道。
偷拍、眼神篇

  阿芬(化名)談起上週在辨公室廁所發生的事,仍氣到全身發抖,她說,上週她到辦公室的女廁時,急匆匆地進去,門剛關上,她就覺得有點不對勁,低頭看了一下並未發覺異狀,但要離開時,她聽到「卡喳」的疑似照相機快門聲,她嚇得立即衝出門外,看到一個男生倉惶逃走,她大喊「有色狼」,由於廁所隔壁是茶水間,正好有同事在清洗餐具,聽到她的叫喊,也追出去查看,逮到正想把手機藏起來的一名男同事。

  阿芬說,男同事一直否認有進入女廁偷拍女同事如廁,還以隱私權為由,拒絕交出手機給他人查看,但阿芬堅持她沒有認錯人,兩人爭執不下,場面很僵,後來阿芬要求公司應依照性別工作平等法處理,公司主管才不太甘願地介入了解,並要求被指涉的男同事交出手機,否則全案若要移到派出所處理,會讓企業形象嚴重受損,這名男同事才「被迫」交出手機,結果令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是,他的手機內竟有多張女同事如廁的不雅照片,讓全公司女性員工都十分擔心自己曾被拍到,聯名要求公司不能私下解決,要移送警察局查明是否有照片被洩出等。公司主管眼看事情嚴重,也只得依法律程序處理,並加強對廁所等場所的查核,讓 公司不會有死角。

  偷拍行為除了在辦公室內偶有所聞外,最常發生的是在展場或者藝人工作場合。

  小歡(化名)是職業的 show girl ,她常被派到各種展售會上展示商品,既是展示商品,當然要面對閃個不停的鎂光燈,她也習慣成為攝影機的焦點,但她最討厭那種帶有「猥褻」眼神的「攝影者」。一般來說,會不停地對著她們照相的多是攝影記者,或者攝影愛好人士,但有時難免會遇到有些人相機不是針對產品,而是專門針對她們胸口,甚至故意把相機鏡頭往下伸,想拍她們「裙底」,不只是動作看來令人非常不舒服,有時他們還會上下打量她們,甚至想要摸她們的手。小歡說,他們那種看人的眼神就令人覺得很惡心,雖是為了工作不得不保持笑臉,但真的是很難過,也只好盡量保持距離,並做好所有的「防護」措施,例如穿安全褲、用產品或手遮檔視線。

  至於藝人,在演藝圈打滾多年的香香(化名)嘆氣說,「女星才可憐,被毛手毛腳算是小case ,她曾聽過有的新進女星甚至遇過幾乎差點被性侵的情形,但為了混一口飯吃,有的根本不敢說,或者是不敢得罪大牌藝人。」她說,有一回,一堆藝人玩遊戲,原本是為了效果,結果就有名男藝人一直拉著她的手,她原本不以為意,後來這名男藝人竟捏她的屁股,還趁人沒看到時,摸她的胸部,還說「等下到我家去,我們好好玩玩。」她嚇得一下節目就趕緊跟助理回家,後來再看到這名男藝人就躲得遠遠的,但付出的代價是有些節目,她根本接不到通告。

  遭遇性騷擾的當事人,他(她)的訴求其實很簡單,就是希望有人相信他、支持他,並且不要再有下一個人受到傷害而已。處理職場性騷擾的關鍵,就是雇主要有一套公平、公開、透明的內部處理機制,及時處理就能將傷害降到最低。他也建議當事人,找信得過的同事聊聊,聽取他人的建議與處理經驗,並且把被騷擾的過程寫下來,將存證信交給行為人,表達自己不歡迎這種行為,大部分的人大概就不敢再犯。

  勞動部也提醒,依照性別工作平等法第13條規定,雇主如果發現有職場性騷擾的情形發生,要立即採取有效的糾正和補救措施。僱有30 人以上的單位,應訂定性騷擾防治措施、申訴及懲戒,並在工作場所公開揭示,讓所有員工了解,萬一有性騷擾行為就會面臨處分。

  以上述案例看,阿芬的男同事對女同事的作為已構成工作上干擾、侵犯等,雇主必須立即處理,以保障員工的平等的工作權。而小歡遭遇到的情事,同樣是帶有性意味及性歧視,小歡的雇主應該有更積極的保護措施,讓小歡的工作不受影響。違反者都可以此法處分加害人或要求賠償,不必忍氣吞聲。